醋酸k

去看 去听 去想念

天阴阴的 路边的梨花铺了一地

静静地 像是在报丧

唢呐歇斯底里的悲鸣亟欲穿破人的耳膜

白衣人儿伏在桌案上 低低地呜咽

他走了

一个月前还在你家做客的人 现在在相框里平静地笑着

请来哭丧的人 用哭腔念着丧词 面无表情

女人们有说有笑地扯着家常 折着锡箔 介绍着自家儿女

男人们喝着茶水 抽着香烟 聊着事业

他的小女儿跪在桌前 哭到止不住地发抖

他的小孙女从里间跑出来 好奇地望向她的妈妈 和吹唢呐的人 然后被人急急地拉走了

【啊…她就和我当年见到他时一般大】

你这样想着 往事如潮水般涌来

小小的你蹲在他家的灶台上洗手 骑在他脖子上咯咯笑个不停

突然有人拉了你一把

【这是我女儿,好长时间没见了吧,都…】

你来不及抹掉眼泪 尴尬地对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脸庞笑笑

满脸堆笑的阿姨拉扯着你 热切地询问你的大学你的专业你有没有男朋友

【他们就不悲伤吗…?】


你突然想起《请回答 1988》里的一段旁白:

“大人们只是在忍
只是在忙着大人们的事
只是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担。”


【是吗?真的吗?】

【但愿如此吧 不然这世界就真的太冷漠了】




评论
热度(3)
© 醋酸k | Powered by LOFTER